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clusiveAnt的博客

至简而默----渺小蚂蚁

 
 
 

日志

 
 

读海子的诗句  

2017-11-02 09:28:10|  分类: 读书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是贵重的,它是文学世界中的一方高地。诗歌标志着人类思想的高度和情感的深度,是诗人们的灵魂舞蹈,是诗人生命的一种非常高蹈的呈现方式。在诗歌中我们能看到诗人赤裸的思想,也就是诗人的真诚、坦荡和生发于内心最深处、最隐秘处、最柔软处的那些对存在的理解和言说。

   我有时候以为诗人是神派到人间的使者,他们始终与神保持亲密的通信,他们用内心的激情和沉静抒写大欢乐和大痛苦,完成“在人间”这一庄严的使命。“大欢乐”意味着浓重的希望和期待,“大痛苦”则由孤寂甚至绝望引发。极致的痛苦也许会把人带到死亡那里去,海子的死就是以自己高贵的生命去证明和烛照了生存的虚无。

   读海子的诗,我看到一个生存于“美好而破碎的世界”(《太平洋上的贾宝玉》)的诗人无可奈何而又决绝地驻扎于现实的破碎之中,同时满心希冀地营建具有神性的美好的彼岸世界。这也就是海子一生的热爱和痛惜,由此生成了那些纯粹的歌咏和一种遥想式的倾诉。

   《明天醒来我会在哪一只鞋子里》有这样几句:“我想我已经够小心翼翼的∕我的脚趾正好十个∕我的手指正好十个∕我生下来时哭几声∕我死去时别人又哭∕我不声不响的∕带来自己这个包袱∕尽管我不喜欢自己∕但我还是悄悄打开”我注意到“包袱”和“打开”这一个名词、一个动词,的确,海子的思想裸裎就是在一步步“打开”自身负荷的那个沉甸甸的“包袱”,他因黑暗、荒芜、苦难、死亡而恐惧、忧郁、孤独、寂寞、绝望,又假借麦地、少女、粮食、草原、果树、羊群、天堂而表达对神性踪迹的向往和寻觅。

   读海子那些“用尽了生命和世界”(《弥赛亚》)写就的诗篇,我突然深感自己内心的羸弱和不堪一击。海子“内心着火的废墟∕广阔的涌动”(《弥赛亚》),密集繁复、波涛潜涌、大开大合。“诗的本职专在抒情。”(郭沫若)海子以喷薄的激情,丰富的联想和飞翔的想象构筑了迷人的内心经纬及常人难以企及的时空跨度。他诗里太多的东西,我根本连想也不敢想。他说:“我的头颅变得比岩石还要寒冷”(《草原之夜》);说“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春天,十个海子》);还说“我背负天空∕我内部∕背负天空∕我内部着火的废墟∕越来越沉∕我只有沉沦∕更深地陷落”(《弥赛亚》)……这些诗句读得我心疼!海子在1988228日晚写了一首诗——《夜色》,他说:“在夜色中∕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位、太阳”。不管看到他的“受难”,还是“幸福”,似乎都在看他那绷得很紧的心弦,这仅有的一根结实的心弦似乎时时面临断裂,看得我很揪心。我恨不得变成一件温暖的棉袄,让海子穿上,即使与他的冷暖生死毫无关联。

    我静静地陶醉于《活在珍贵的人间》、《大自然》、《幸福的一日 致秋天的花楸树》;陶醉于“我爱这美丽的云∕水上有光 河水向前∕我一向言语滔滔 我爱着美丽的云”(《九月的云》),以及“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新娘》)……在《幸福的一日 致秋天的花楸树》中,他说:“在劈开了我的秋天∕在劈开了我的骨头的秋天∕我爱你,花楸树”。海子爱花楸树,不管他爱什么,他都要把自己劈开,把自己的骨头劈开,我想这就是“生命写作”、“极限写作”。他是“骨髓诗人”。作品是一个作家生命的全面显现,需要把作家的心血、脉动、生命写进去,海子以后,这样的作家就太稀少了,他们没有一生打磨一部伟大作品的骨气和追求,数量与质量不衡,更严重的是,外在名利把写作吞噬掉了。名利容易压垮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横流的物欲能把内心掏空,内心都空了,还能表达什么,作品必然成了皮囊、空壳。

    我的内心经受不起海子那样剧烈、巨大的振颤和动荡,发酵不出那些深沉的情怀。我想,这就是生命的质地吧,一个人的生命质地决定了他能带给外界什么,回馈自己内心什么。海子说:“秋天深了,神的家中鹰在集合∕神的故乡鹰在言语∕秋天深了,王在写诗……(《秋天》)他很自觉自身的状态,持续关注生命意义,敬仰生命作为祭品这一形式。“王在写诗”,而“正当那把人引向生活的高峰的东西刚刚显露出意义时,死却在那里出现了。这死者指的不是‘一般的死’,……而是‘巨大的死’,是不可重复的个体所完成和做出的一项无法规避的特殊功业”。(这是德国的沃尔夫冈对里尔克的评价,这种评价也完全适用于海子。)

         1989326日,海子卧轨自杀,一个“自由而痛苦的声音归于静默”(西川语)。

海子说,他终生的目标是成就诗与真理合一的大诗。真理是什么?我想,真理就是人性中那些最本源、最恒定、最伟大的东西,比如爱、关怀和怜悯。海子说:“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在冬天放火的囚徒∕无疑非常需要温暖”——(《给卡夫卡——囚徒核树的双脚》),“村庄里住着∕母亲和儿子∕儿子静静地长大∕母亲静静的注视”(《村庄》)……这些就是真理,就是海子一生重要的发现,它们有穿透时空的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